汉经学史

点击数:129 借阅数: 21

作者:程元敏著

出版社:台湾商务

出版年:2018

出版地:新北市

格式:PDF

ISBN:978-957-05-3133-6 ; 957-05-3133-9

内容简介
 
程元敏教授集结三十年研究之大作
中国经学史上的磅礡巨献
本书充分体现经学方面的崭新见解
厘清汉经学上的许多学术迷团
 
中国经学,自孔子创始,
迄今已两千六百年,为中国学术之骨干,
而「汉经学史」承先启后,大家辈出,
更是中国经学史中最重要的时代。
 
汉武帝实行董仲舒所倡的「罢黜百家、独尊儒术」,立五经博士,增设弟子员,汉代儒生们即以传习、解释五经为主业,自此经学日益兴盛。汉朝也是经学最为昌盛的时代,朝野内外诵读经书蔚然成风;儒生通过自身实践,并藉以官学私学教育,把经学思想深深地植入在普通民众之中。
 
本书详述自秦季汉初,至东汉末年建安时期,四百二十二年经学的历史,举凡朝廷经学方略、郡国经学教育、历朝经学大家之学说、经学家授徒讲论撰著、今古文学派之争……等,可说是全面涵盖,由微至显,显甚而衰。皆论述其事之始末,辨析其隆替之轨迹。
 
程元敏教授有感于目前所见汉经学史之专书,纂辑成编,碎义难免,因此致力以三十年研究之成果成就此汉经学史之全史,希冀对于揅经识史通学者有所裨益。

作者简介
 
程元敏
 
安徽省嘉山县人,1931年生,台湾大学中国文学研究所毕业,文学博士。历任台湾大学中国文学系所教授、香港珠海大学教授,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访问学人。主授尚书、中国经学史。
 
著有〈王柏之生平与学术〉(博士论文)、《三经新义辑考汇评》、《三国蜀经学》、《春秋左氏经传集解序疏证》、《书序通考》(此书获1999年中山学术奖)、《诗序新考》、《尚书学史》、《尚书周书四篇义证》、《先秦经学史》、《尚书周诰十三篇义证》、《程氏经学论文集》、《汉经学史》,分别在台湾及大陆出版。别有单篇论文百余篇,刊载在台湾多种学术刊物。

  • 自序(第5页)
  • 卷壹 秦季汉初经学史(第17页)
  • (一)自秦入汉人士与当时经学概略(第18页)
  • 一、秦、汉之际之经学(第18页)
  • (二)楚、汉之际之容礼学派兴衰与延传(第23页)
  • (一)汉高帝朝之经学(第29页)
  • 二、汉高帝、惠帝朝之经学(第29页)
  • (二)汉惠帝朝之经学(第46页)
  • 卷贰 汉文帝、景帝两朝之经学(第53页)
  • (一)汉文帝、景帝朝未重经学(第54页)
  • 一、汉文帝朝之经学(第54页)
  • (二)汉文帝立博士(第55页)
  • (三)汉景帝立博士(第69页)
  • 卷参 西汉之民间古文经学(第87页)
  • 一、汉文帝之前之古文经学(第88页)
  • 二、孔壁出古文经书(第89页)
  • (一)河间献王得书(第102页)
  • 三、河间献王得书、著书,立经学博士,及汉代经今古文学第一次之争(暗争)(第102页)
  • (二)河间献王著书(第110页)
  • (三)河间献王立经学博士,及汉代经今古文学第一次分争(暗争)(第114页)
  • 四、西汉古文经学概要(第116页)
  • 卷肆 汉武帝朝之经学(第125页)
  • (一)与贤良、方正、文学之士(第126页)
  • 一、窦太后在世时(第126页)
  • (二)汉武帝备立五经博士(第130页)
  • (一)举贤良、文学,而绌刑名百家言(第135页)
  • 二、窦太后谢世后(第135页)
  • (二)董仲舒贤良对策(第138页)
  • (三)武帝初置五经博士弟子员(第148页)
  • (四)武帝朝之献书与藏书(第152页)
  • 卷伍 汉昭帝、宣帝及元帝三朝之经学 废帝昌邑 王贺附见(第157页)
  • 一、汉昭帝朝经学之因承(第158页)
  • (一)经学者以经义谏戒昌邑王刘贺及汉废帝刘贺(第159页)
  • 二、汉宣帝朝之经学 废帝昌邑 王贺附见(第159页)
  • (二)汉宣帝朝、元帝朝之经学(第162页)
  • 卷陆 汉成帝、哀帝、平帝三朝 涵新莽 一朝 之经学(第199页)
  • (一)成帝命官民访书献书及校书(第200页)
  • 一、汉成帝朝之经学(第200页)
  • (二)张霸或其父张某撰作百两篇伪古文尚书 —— 中国第一部伪经书(第202页)
  • (三)诏举经学博士与增置博士弟子员(第212页)
  • (一)今文经学、古文经学之争(明争)(第213页)
  • 二、西汉末叶之经学 涵新莽 一朝(第213页)
  • (二)王莽柄政时期之经学 涵汉平帝、孺子婴以及新莽,凡二十三年。(第250页)
  • 三、汉代第一次书劫(第275页)
  • 卷柒 汉代谶讳学(第277页)
  • 一、汉代谶纬学之回顾与前瞻(第278页)
  • 二、汉武帝世至汉哀帝世之谶纬学(第284页)
  • 三、王莽柄政时期之谶纬学(第289页)
  • 四、汉光武帝世之谶纬学(第295页)
  • 五、东汉其他各帝朝之谶纬学(第302页)
  • 六、东汉学者之附谶与非谶者 白虎观会论诸儒,别立一节。(第307页)
  • (一)附谶者 杨厚 杨统 董扶 法真 魏朗 刘辅 任安 樊英 翟酺 景鸾 薛汉 许慎 何休 马融 郑玄(第307页)
  • (二)非谶者 桓谭 郑兴 尹敏 贾逵 王充 孔季彦 张衡 杨充 荀爽(第318页)
  • 七、谶纬之价值(第326页)
  • 卷捌 经学极盛时期 —— 汉光武、明、章三朝之经学(第329页)
  • 一、汉光武、明、章三帝勠力兴学崇儒(第330页)
  • 二、汉光武帝立今文经学博士十四家(第335页)
  • 三、今文经学、古文经学第三次分争(明争)(第339页)
  • 四、白虎观经义讨论大会 —— 今文经学、古文经学第四次分争(明争)(第350页)
  • (一)会前之争议(第350页)
  • (二)参议人士及其经学宗派(第360页)
  • (三)争议之重要事项(第368页)
  • (四)白虎通义(第372页)
  • (五)古文经学大兴(第377页)
  • 卷玖 经学衰微时期 —— 汉和帝至献帝世之经学(第385页)
  • 一、家法破坏 —— 经学衰微原因之一(第386页)
  • 二、学者浮华相尚 —— 经学衰微原因之二(第392页)
  • 三、党锢之祸 —— 经学衰微原因之三(第397页)
  • 四、许马何服郑五经义之争(明争)(第409页)
  • (一)许慎及其五经异义,为今文经学、古文经学第五次分争(明争,纯私家学术之争)(第409页)
  • (二)何休与郑玄服虔春秋义之争(第416页)
  • (三)郑玄驳许慎五经异义(第441页)
  • 卷拾 汉代经学教科书国定标准本 —— 熹平石经之成刻(第447页)
  • 一、两汉之校经(第448页)
  • (一)参与校刻人员(第453页)
  • 二、熹平石经(第453页)
  • (二)熹平石经书丹,非由蔡邕一人独任(第463页)
  • (三)熹平石经所刊刻之石数、经目及其字体(第465页)
  • (四)熹平石经刊刻七部经书所定用之底本与参校本(第469页)
  • (五)汉朝太学之骈枝 —— 鸿都门学(第505页)
  • 卷拾壹经说简化,今古文经学统合,及汉光武帝以来图书之聚积与散亡(第513页)
  • 一、经说浮文裁减(第514页)
  • (一)今文经学家兼治古文经学(第525页)
  • 二、今、古文经学之混同(第525页)
  • (二)古文经学家兼治今文经学(第531页)
  • (三)今文经学、古文经学兼治者(第543页)
  • 三、东汉之积书与汉代第二次书劫(第568页)
  • 卷拾贰 儒术独尊后之两汉经今古文学之消长与说经玄理化(第579页)
  • 一、导论(第580页)
  • (一)西汉十七家(第590页)
  • 二、分论五十九家(第590页)
  • (二)东汉四十二家(第611页)
  • 三、总结论(第673页)
  • 卷拾参 汉家最后一所州郡学府 —— 季汉荆州经学(上)(第681页)
  • 一、荆州学府之兴立(第682页)
  • 本论篇(第682页)
  • 二、荆州学府学者十二家之经学述要(第686页)
  • (一)刘表之经学(第687页)
  • (二)綦母闿之经学(第694页)
  • (三)宋衷(附其子某)之经学(第695页)
  • (四)司马徽之经学(第711页)
  • (五)传宋衷太玄经注予吴之成奇、潘濬之经学(第721页)
  • (六)传荆州经学司马徽、宋衷等之经学予蜀士尹默、李仁之经学(第725页)
  • (七)王粲(兄凯、凯子业、业子宏附见)之经学(第731页)
  • (八)王弼辅嗣之经学(第742页)
  • (九)避地荆州,自聚徒讲学 —— 颍容之春秋左氏传学(第750页)
  • (十)王肃子雍之经学(第752页)
  • 三、上篇结论(第757页)
  • 卷拾肆 汉家最后一所州郡学府 —— 季汉荆州经学(下)(第761页)
  • (一)魏王弼辅嗣之易学,非渊源于其外曾祖父刘表,第自清焦循,昔贤或以为弼易学递受自刘表。表易遗说不涉玄言,旧说非也(第762页)
  • (二)宋衷仲子著周易注、五经章句后定等,非王粲仲宣学问之所本,近人蒙文通等谓粲受业于宋衷,遗著具有玄言,非也(第765页)
  • (三)宋衷太玄经注佚文百零一条,无一涉及玄言,近人汤用彤等谓王肃、王弼、何晏等形上学承此而起,非也(第773页)
  • (四)宋衷易说残文决不涉玄言,故与玄言满纸之王弼易注逈异,凡论弼易注本诸宋易注者,皆非是也(第778页)
  • (五)大王肃、小王弼治易皆排象数,然大王转以之寻求本理,小王则摆脱象数之纠结,而别事老庄,动纳玄言,故弼易注非祖述肃易注,或谓弼易注取资肃易注者,非也(第780页)
  • (六)王肃治学,务反郑玄,自早岁始,非因徙宋衷受太玄经注之后。蜀尹默、李仁,游学荆州,因知贾(逵)、马(融)之学而宗之,异乎郑玄,竟与王肃意趣同,蒙文通、余英时、鲁锦寰咸谓李譔、王肃学竝出宋衷,非也(第789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