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母会. J, 赌局

点击数:8 借阅数: 1

作者:杨凯麟等作

出版社:卫城出版 远足文化发行

出版年:2018

出版地:新北市

格式:PDF

ISBN:978-986-95892-6-0 ; 986-95892-6-X

内容简介
从系谱学到死亡
进入小说创造的永生回圈
 
字母G到M试图以当代小说处理生命的起源、继承与终结,拔除特定人称,捕捉命运中的偶然,有如卡夫卡思考书写的可能与不可能,当代的阅读再次以小说押注,将对文明与自身的理解与想像抛置于文学作品中,并以此逃逸于死神之手,为有限的存在创造永生的回圈。
 
Jeu
 
字母J赌局
 
赢家不是不输的人,而是懂得如何肯定与繁衍偶然,换言之,懂得玩(且真的玩)的人。
 
文学是赌局制造机。字母J开出一场场文学赌局,讲究的不是输赢,而是玩家的意志。黄崇凯从投资夹娃娃机现象的蓬勃,及夹娃娃机本身以小搏大的游戏规则,描绘台湾中层阶级的赌徒性格。陈雪描写沉迷聊天室约陌生人的女子,追求每次每次相约皆翻出不同可能的刺激感。胡淑雯描写遭遇公车上性骚扰者犯行,被骚扰者赌上自身,以跟踪等反侵略施以惩罚。颜忠贤描写一个人决定是否投身迷恋的舞蹈,就像对赌吞下药物将来的痊愈或后遗症。童伟格透过见证小叔叔自杀之事,描写人生如赛局理论的囚徒,生死成败都是人生最佳策略。骆以军以一名作家少时做出猥亵举动在多年后面临的窘况,描绘付出窥见黑暗不可见之处的代价。
 
本书特色
 
◎ 《字母会》将分四季出版,装帧分别由四位设计师操刀。第二季G到M,设计者何佳兴。

作者简介
 
胡淑雯
 
一九七○年生,台北人。著有长篇小说《太阳的血是黑的》;短篇小说《哀艳是童年》;历史书写《无法送达的遗书:记那些在恐怖年代失落的人》(主编、合著)。
 
陈雪
 
一九七○年生,台中人。著有长篇小说《摩天大楼》、《迷宫中的恋人》、《附魔者》、《无人知晓的我》、《陈春天》、《桥上的孩子》、《爱情酒店》、《恶魔的女儿》;短篇小说《她睡着时他最爱她》、《蝴蝶》、《鬼手》、《梦游1994》、《恶女书》;散文《像我这样的一个拉子》、《我们都是千疮百孔的恋人》、《恋爱课:恋人的五十道习题》、《台妹时光》、《人妻日记》(合著)、《天使热爱的生活》、《只爱陌生人:峇里岛》。
 
童伟格
 
一九七七年生,万里人。著有长篇小说《无伤时代》、《西北雨》;短篇小说《王考》;散文《童话故事》;舞台剧本《小事》。
 
黄崇凯
 
一九八一年生,云林人。著有长篇小说《文艺春秋》、《黄色小说》、《坏掉的人》、《比冥王星更远的地方》;短篇小说《靴子腿》。
 
骆以军
 
一九六七年生,台北人,祖籍安徽无为。著有长篇小说《匡超人》、《女儿》、《西夏旅馆》、《我未来次子关于我的回忆》、《远方》、《遣悲怀》、《月球姓氏》、《第三个舞者》;短篇小说《降生十二星座》、《我们》、《妻梦狗》、《我们自夜闇的酒馆离开》、《红字团》;诗集《弃的故事》;散文《胡人说书》、《肥瘦对写》(合著)、《愿我们的欢乐长留:小儿子2》、《小儿子》、《脸之书》、《经济大萧条时期的梦游街》、《我爱罗》;童话《和小星说童话》等。
 
颜忠贤
 
一九六五年生,彰化人。著有长篇小说《三宝西洋鉴》、《宝岛大旅社》、《残念》、《老天使俱乐部》;诗集《世界尽头》,散文《坏设计达人》、《穿着Vivienne Westwood马甲的灰姑娘》、《明信片旅行主义》、《时髦读书机器》、《巴黎与台北的密谈》、《软城市》、《无深度旅游指南》、《电影妄想症》;论文集《影像地志学》、《不在场──颜忠贤空间学论文集》;艺术作品集:《软建筑》、《偷偷混乱:一个不前卫艺术家在纽约的一年》、《鬼画符》、《云,及其不明飞行物》、《刺身》、《阿贤》、《J-SHOT:我的耶路撒冷阴影》、《J-WALK:我的耶路撒冷症候群》、《游――一种建筑的说书术,或是五回城市的奥德塞》等。
 
策画/杨凯麟
 
一九六八年生,嘉义人。巴黎第八大学哲学场域与转型研究所博士,台北艺术大学艺术跨域研究所教授。研究当代法国哲学、美学与文学。著有《虚构集:哲学工作笔记》、《书写与影像:法国思想,在地实践》、《分裂分析福柯》、《分裂分析德勒兹》与《祖父的六抽小柜》;译有《消失的美学》、《德勒兹论傅柯》、《德勒兹,存有的喧嚣》等。
 
评论/潘怡帆
 
一九七八年生,高雄人。巴黎第十大学哲学博士。专业领域为法国当代哲学及文学理论,现为科技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员。著有《论书写:莫里斯.布朗肖思想中那不可言明的问题》、〈重复或差异的「写作」:论郭松棻的〈写作〉与〈论写作〉〉等;译有《论幸福》、《从卡夫卡到卡夫卡》。

  • J 如同「赌局」 杨凯麟(第7页)
  • 黄崇凯(第13页)
  • 赌局(第13页)
  • 陈雪(第29页)
  • 胡淑雯(第45页)
  • 颜忠贤(第61页)
  • 童伟格(第83页)
  • 骆以军(第99页)
  • 评论 潘怡帆(第117页)